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听火支部》。

祯为监司,力争不得,竟夺官。家傅他老人家自下来的!当下再不迟

“人為的?”

“這怎么可能,諸葛先生,你是不是搞錯了?”

“人怎么可能左右天氣的變化呢?”

聽到諸葛亮的話,孫權顯得無比震驚。

這話若不是從諸葛亮嘴里說出來,而是換一個人的話。

孫權多半就認為那個人是神經病了。

一個凡人怎么能左右天氣的變化?

這不是扯淡嗎?

但是恰恰這看似十分離譜的話,卻還真是從諸葛亮口中流出來的。

所以哪怕孫權還是覺得這話不太可信

但是語氣之中倒是沒有把懷疑表現的太過明顯。

因為他知道諸葛亮絕對不會是無故放矢。

他一定是發現了什么,才會這么說的。

“吳侯,此事并非不可能!”

“你看我在此之前不也借來東風嗎?”

“若是方法得當,人并非不能左右天氣!”

聽到諸葛亮這話,孫權才猛然想起。

可不是嘛,自己面前不就有這么個神人嗎?

有了面前這個活生生的例子,已經由不得他不相信了。

“那諸葛先生的意思是,那曹軍之中有人跟你有相同的本領。”

“向上天借來了大雨,這才導致我軍計劃失敗的嗎?”

經過諸葛亮這一句話的點醒,孫權也明白了諸葛亮的意思。

原來那曹軍之中竟然有人跟他有相同的本領。

這就難怪了。

之前聽了闞澤的話,他還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怎么會有這么湊巧的事?

自己軍中將士剛點起大火,天上就立馬下起了大雨。

之前他還把這歸功于老天無眼,助曹不助吳。

現在聽了諸葛亮的話,他才猛然發現。

好像事情并不是他想象的那么簡單。

“可是那曹軍之中誰有這樣的本領呢?”

“若是真有這樣的能人異士投靠曹操,我不可能一點消息都沒收到呀?”

“難道?”

“沒錯,想來吳侯也猜到了。”

“此人必是那沈川無疑!”

“那曹操軍中,不論是謀士還是將領我都略知一二,無人能有這樣的本領!”

“只有這個不知道突然從哪冒出來的沈川。”

“我們對他是一無所知。”

“如果真有那么一個能人的話,那必是他無疑了!”

“還有一點吳侯你說錯了。”

“若是我的猜測為真,這場雨真是人為創造出來的。”

“那這個沈川的本領可就不是我所能相比的了。”

“我向上天借來東風,也只是因為此時寒冬,本來江面之上的寒風就不小。”

“我只是順勢改變了一下它的風向罷了!”

“那沈川可就不得了了!”

“他這可真是憑空變雨!”

“可不是我所能辦到的事啊!”

諸葛亮順勢接過了孫權的話。

緊接著更是拋出了一個重磅消息。

親口承認自己不如那沈川。

一時間在座的所有人都被這個消息震的有些頭腦發昏。

開什么玩笑?

諸葛亮的本領他們可都是心知肚明的。

臥龍鳳雛里的臥龍先生。

曾有人預言,臥龍鳳雛得其一,便可得天下。

而諸葛亮自出山以來并未辜負這一預言。

他多次幫助草根劉備出謀劃策,使之每每遇

雷宗的齐静海,因那位老者的一句话,瞬间醒悟过来!

他再次看向虞渊,脑海所想的,便是虞渊以“煞魔鼎”,帮助谢斌从冰雷印内,将其阳神碎片剥离,在鼎内碾碎,令其一丝丝天魂重聚。

“宗主猜测过,世间能助你再次凝聚天魂的法决和器物,不会太多。恰恰‘煞魔鼎’,就是一样可以帮到你的器物。”那位老者,视线从谢斌身上,转移到虞渊,道:“没想到你小小年纪,那么低微的境界,居然当真能操控煞魔鼎,能达成此事。”

这话一出,柳莺......

這家酒樓的裝磺很考究,氣派。你们是奔腾不息的“后浪”

“那个叫王宪的小子,最近表现如何啊?”郑遇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并不上心,即便是听到山庄前前后后又收容了一百多人,也没有表现出异议,反而随口问起了那个流量明星。

闵敏回话说:“这小子还算老实,做事比较有分寸,也没有怨声载道。反倒是他那女朋友不识好歹,做事敷衍不说,还经常吵吵着说我们不公平,没把他们当人看。至于那个姓倪的经纪人,起先也不太老实,总变着花样地偷懒,可挨过几次罚后,现在也学乖了。”

“看来吃的苦还不够啊!”郑遇看向田豆萁说:“种地施肥这种事,你也得多培养些新人才对。”

“我看他们还不如一头牛做事爽利呢!”田豆萁撇了撇嘴:“不过既然您开口了,那就给他们一个证明自己价值的机会吧!”

郑遇又看向唐旭尧说:“朵朵现在美国混得不错,已经是蓬勃会的中层骨干,就连体质也得到了变异增强,老舅您可以放心了。”

“安全就好,安全就好啊!”唐旭尧轻轻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召集所有喝过乳海水的骨干,还有变异增强过的青壮年到停车场集合,我要看看大家现在的实力。”郑遇五指很有规律地敲打着会议桌,忽然冲秦振邦和顾蕾说道:“让所有人都来观摩。”

“好的,先生。”两人应命离席而去后,郑遇又道:“柱子留下,其他人都去忙吧!”

众人走后,郑遇忽然握住发小的手说:“柱子,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一定要坚强地活下去,即便不为别人,也要为自己而活着。”

“老大,你怎么会说这种丧气话?你可是这颗星球上最强大的人类之一,如果连你都活不下去,那这世上还有谁能活下去?”马柱国心下一颤,连忙反抓着郑遇的手,急切地问道。

郑遇忽然笑了起来:“傻柱子,连日月星辰都有陨灭的一天,更何况是我们这些如蝼蚁般的生灵?如果说世上有什么是真正可以永恒的,那也只有永恒本身了。”

马柱国冷汗直流说:“可我觉得你心里有事,你这是在留遗言。”

“什么遗不遗言的,你还真盼着我死啊!”郑遇拍了拍发小的手,感慨说:“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此事古难全。更何况全球死了那么多人,难道我还不能嘱咐你两句啊?”

马柱国这才缓了口气,拍着胸脯说:“吓死人了,我还以为你要去执行什么极度危险的任务呢!”

郑遇被发小猜中心思,不由打了个响鼻,却佯装镇定地继续道:“如果哪一天你发现山庄守不住了,千万别硬撑着,带上剩下的人赶紧走,往西面去,往大山里钻,知道吗?”

“请老大放心,我一定会尽最大努力,保护好我们这些亲友的。”马柱国立马打起了保票。

郑遇拍了拍发小的肩膀,起身说:“走,出去看看我们兵强马壮的山头,是否有资格立足在这乱世之中了。”

两人来到大堂外,看着密密麻麻的人群,以及站在最前方的数十名精神抖擞的青壮年,竟然有种占山为王,英雄聚义的草莽味道。

郑遇轻咳了一声说:“你们可以各自挑选对手,进行一对一的单挑,只要不害人性命,尽管放手一搏。如果出现损伤,我会为你们治疗的。但有一条必须记住,事后不可心存怨念,相互仇视,否则立刻逐出山庄。都听清楚了吗?”

有了郑遇这番话,人群顿时让出了一块足够大的场地。二十七名喝过乳海水的骨干,以及十一名被病毒强化过的变异人,分别挑选好对手,然后三组一场,相互博弈起来。

郑遇冷眼旁观,很快便发现,喝过一滴乳海水的人,与病毒强化过的人在实力上不分伯仲。但喝过一口乳海水的人,却明显要比其他人强大,几乎是以碾压的姿态在教训对手。而同样是喝过一口乳海水的人里面,职业军人又要比普通人强上不少。即便像陈宽和田豆萁这样的年轻人,也无法在一名职业军人的手上走过五六招。

除了战斗经验不足和搏击技巧不够娴熟外,这些被强化过的普通人,明显少了那股一往无前的战斗意志和搏命的胆气,这才是最要命的弱点和软肋。尤其是以王宪为代表的几个后来上山的变异人,更是只会耍酷摆造型,一遇到拳脚便抱头掩面,严重缺乏狭路相逢勇者胜的心气。

看完所自己當人質的素王趙樞的頭顱攻到了汴梁城下。緊接著便是汴梁陷落,父皇和皇兄以及留在汴梁的皇子帝姬們妃嬪們連帶數百車的金銀珠寶全部被掠走。消息傳來,趙構大哭三日,驚恐的徹夜未眠。三天后,他突然意識到,沒有被金人俘虜的皇子只剩下自己一個人了,水落石出,他突然成了唯一的那個能主持大局的人。

之后的記憶是一片混亂,應天府中他即位為皇帝,朝廷里亂七八糟。金人進攻,官兵一敗再敗,天天都有戰敗的消息傳來。自己是真的怕,是那種怕到骨髓里的怕。半夜里睡著了都要張著耳朵擔心金人攻來,一只貓一只老鼠的動靜都會讓自己出一身的冷汗。終于,在得知金人直奔應天府而來的消息后,他決定南下。那個死腦筋的李綱還死命勸自己不走,說自己一走軍心渙散,應天一失,江淮告急,半壁江山將淪為金人之手,祖宗社稷將淪陷云云。自己一怒之下趕走了他,不走?難道淪為金人的俘虜嗎?自己好不容易成為漏網之魚,難道要步父兄的后塵么?半壁江山沒了,那不是還有半壁江山么?總好過自己死了,什么都沒有的好。

他南下去了揚州,應天府很快沒了。揚州呆了沒多久,金人又來,他便繼續南渡前往鎮江,之后輾轉到了杭州。在杭州,他也沒過幾天安生日子,先是苗傅和劉正彥兩個領軍的混蛋作亂,逼自己退位。幸虧自己機智假裝順從他們退位,為韓世忠張浚劉光世他們勤王爭取了時間,這才得以復辟重新登基。這件事也讓他長了個教訓,那便是,這些領軍的武人是不能夠信任的,兵權在他們手上,隨時能威脅到自己的皇位。金人沒有放過他,他們渡江來了,自己繼續逃跑,從杭州逃到越州,又逃到明州,再到定海,甚至有一兩個月不得不乘船漂泊在海上。大海茫茫,他又暈船,每天吐得搜腸刮肚,每天渾渾噩噩。有那么一些時候,他甚至想投海自盡,一了百了。然而,他想起了自己的數次死里逃生的經歷,他想起了自己認定的天降大任的老天庇護,他也舍不得自己這個皇帝的位子。他咬著牙堅持著,甚至不惜寫信給金人求饒,信上那些話到現在自己回想起來都還面紅而赤。但在當時,卻是自己真實的心情寫照,自己是真的希望他們能放自己一馬。

好在臣下們沒有放棄,西邊的吳階吳磷兄弟兩很給力,硬生生的將金人擋在陜甘一帶,正面戰場上韓世忠張浚岳飛劉光世他們則抵擋住了金人的主力。連續幾個勝仗之后,金人撐不住了,只得從江南退兵。終于,守得云開見月明,他終于能夠真正的喘口氣,真正的安穩下來了。

從溫州回到臨安,他改了年號叫紹興,寓意“紹祚中興”。意思就是說從此刻起,大宋的命運會繁榮昌盛興旺起來。這個年號確實帶來了好結果。和金人在江淮一帶的作戰屢屢得手,金人被牢牢的抵擋在淮河以北。拉鋸戰最后變成了對峙,局面基本上穩定了下來。自己從那時起才真正能睡的著覺,吃得下飯了。半壁江山穩定了,自己皇帝的位子穩定了,噩夢終于結束了。他想好好的穩定下來,好好的歇息安穩一番。

可是那個岳飛啊,哎!那個岳飛實在讓自己太不省心了,他怎么就不理解自己的心思呢?他偏偏要北伐,偏偏要和金人作戰,偏偏那么不識相。他倒是打仗挺有一套的,百戰百勝,未嘗敗績。金人見他望風而走,魂飛魄散。紹興十年,他打到了朱仙鎮,那已經是汴梁的郊外了,差一點便收復了汴梁了。自己若不及時將他召回,搞不好他還真的收復了汴梁呢。本來自己有這樣的猛將在,當感到高興才是。可是自己又怎么能高興?

那岳飛過江北伐時打的旗號是‘恢復中原,迎回二圣’,恢復中原沒問題,迎回二圣是何意?雖然自己登基之時也曾在詔書上說過‘同係兩宮之復’,那便是要等待二圣回歸的意思。某種程度上來說,迎回二圣的口號是自己先提出來的,可是自己說說可以,岳飛那是真要這么做呢。迎回二圣么?那兩位自己的父皇和皇兄都是皇帝,他們迎接回來了之后呢?大宋朝有三個皇帝?

況且,自己的父皇和兄長是怎么待自己的,自己能有今日,也不知是怎樣的蒼天之佑,不知上一輩子積了多少德。那兩位沒把自己當人,金兵攻來時他們要自己去送死,自己還要迎接他們回來?豈非是天大笑話。他們自己斷送了江山,自己逃亡千里,被狗一樣的攆著追殺,終于穩定了局面,保住了半壁江山,現在倒要迎回他們坐享其成?絕無可能!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听火支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不孚

沧海千山

不孚

孤枫枭寒

不孚

默小水

不孚

千羽兮

不孚

那就不要留

不孚

大梦泣